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隔墙有眼】(长篇待续24)【沐沐整理】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89160
精华: 0
发帖: 59483
金幣: 833845 個
威望: 59373 點
貢獻值: 38 點
邀請幣: 270 個
在线时间: 80(时)
注册时间: 2018-05-27
楼主  发表于: 2018-05-29

【隔墙有眼】(长篇待续24)【沐沐整理】

24

“切,你别想歪了,我是昨天晚上蹦迪蹦了一晚上,刚睡安稳就让老姐给揪起来,来跟你见这个可笑的面。现在困的很,想睡觉。”今天没有浓妆艳抹所以淡淡的眼影掩盖不住小蕊的憔悴。

“我没想歪啊,你想睡觉,我就给你安排睡觉的地方。况且我也觉得咱们这个面见得有点可笑。”

“你是干嘛的?我看你也没什么了不起。我姐夫可是第一次给我介绍对象。就连我姐对你印象也不错。”小蕊一边朝童彤吐着烟,一边撇着嘴上下打量着他。

“我是无业游民,现在什么都不干。”

“我看你就像个小白脸吃软饭的。”

“你看出来了,我觉得我隐藏的很深啊。怎么就让你看出来了。” 童彤对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小女孩,没什么兴趣,故意插科打诨。但是碍于可以哥的面子也不好站起来就走。

“哼,你肯定不是吃软饭的,要不是我姐夫才不会把你介绍给我的。”

“我真是吃软饭的,你姐夫没有你眼力好,看不出来。”童彤心道可以哥想得也够周全,把一个小老婆的妹妹介绍给自己,然后将自己变成自己人,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将他归入他的旗下。花姐看来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那两次意味深长却又撩人心魄的眼神,值得回味跟揣测。

“是嘛,那你给我讲讲你是怎么吃软饭的?”小妮子好像没有想很快结束这次见面的意思,有些不依不饶。

“我小时候爱吃糖,也不将卫生,所以牙不好,只能吃软饭,硬的饭吃不了。”童彤心里想着心事,嘴上就坡下驴的应付着。

“哈,你还挺逗儿的。”小蕊竟然暧昧的看了童彤一眼。

“你还想不想睡觉了。”

“你开有车吗?”小蕊突然转化了话题。

    “算有吧。”

“什么叫算有吧。”

“那我有开车。”

“那你教我开车吧。”这个小妮子想到哪就说到哪,让童彤有点应接不暇。

“嗯,你不想睡觉了?”童彤显然不想接这个活儿。

“我有点想睡觉,又想去学开车。我姐说我太毛躁,不让我开,怕我出事儿。我姐夫手下那几个笨蛋,怎么教都教不会我。”小蕊嘟着嘴说。

“那还是睡觉吧,我想我也高明不到哪去。”

“你这么大了还没有女朋友吗?”

“我说了我牙口不好,女朋友一般都构造太强悍了,我咬不动。现在流行野蛮女友。”

“哈,我很喜欢看那个电影。”

“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看。”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那些哈韩傻逼女孩吗?”小蕊将烟蒂在烟灰缸里重重一按。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能叫两卡车的人来扁你?”

“我信,但是没必要叫两卡车的人来,太不环保了,卡车现在不让进市区了,你只要说句你滚蛋,我就夹着尾巴逃跑了。”

“我偏不要你滚蛋,先去开房,让我睡会,然后再去教我开车。我不想住丽都,都住腻味了,我姐夫在这有长包套间……”小蕊感觉说错什么话了,马上脸色一变收住话题,拿出一根烟点上,猛抽了一口。

精明的童彤见小蕊这个反应,心中一动,心想:“老可以啊,你该不会是将你玩过的小破鞋打发给老子吧,不是想跟老子当一根杠,还他妈的想跟老子当连翘不成。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

童彤拉着小蕊去了另一家四星级宾馆,开了个钟点房,把钥匙给她说:“你去睡吧,睡够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开的什么房啊?”

“钟点房,大床的。”

“你怎么这么小气啊,还开个钟点房。我丢不起那人。”

“不是我小气,是我没钱。你临时睡个觉,我不可能给你开总统套房吧。”

“不行,你换个双人套房,我不想一个人上去。”

“你不怕我见色起义,对你起不轨之心?”

“量你也没有这个胆量,呵呵。”

童彤跟着这个见面不到半个小时小姑娘进了一个商务套间。小蕊可能真的有些困了,进屋就钻进卧室趟到床上。童彤无奈的坐在套间的客厅里看电视,笔记本放在那辆军用切诺基里了,没带着。

童彤无聊着换着台,当换到本地一个频道的时候,里面正直播着一条新闻,好像一块小区的奠基仪式,一个肥胖的领导正在搭建的台上讲话,后面站了一群相关的人员都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大热天穿着西装胸领口上别着小红花。童彤准备换台的时候突然发现后排挨着站的两个男人很眼熟,当电视给了近点的镜头发现两个人竟然是杨文忠跟许志军。当想看个究竟的时候这条新闻就拨完了。

童彤拿出手机走到卫生间给黑子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黑子才接起来。气喘嘘嘘的说:“刚练得正过瘾呢,太鸡巴厉害了,什么事儿啊。?”

“你现在去车里拿出笔记本打开那个软件看看那两辆车是不是还在一块在哪一片儿。”

“好的,你等下我看看啊……”

“两车停在一块儿,在新区附近。”

“好,我明白了,这会咱可以一起收拾俩了,不用东一榔头西一棒了。

“什么情况,你的意思他俩有联系吧,对了,老可以下午给你说什么啊,你现在还不回来?”

“回去在跟你说吧,老可以想给我介绍对象,把他一个老婆妹妹介绍给我了,现在我跟这个小妞在一起,你那天在零点不是也见过吗?”

“哦,哈,老可以怪下血本呢,那你怎么办?那小妞长的不丑啊,哈哈。”

“能怎么办啊,应付一下妥了,我可不想跟老可以一根杠。(土语:两个男人娶了姐妹俩就称作一根杠)见面在说吧。”童彤挂了电话,但是奇怪于黑子对老可以给他介绍对象这件事儿的暧昧口气,他了解黑子的,按照以前,黑子肯定会说:“是嘛,那就狠狠的干了这个小妞,再鸡巴把她甩了。让老可以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之类的话,这次竟然会问,那你怎么办?

给黑子打完电话,童彤坐在沙发上想着心事。期间玲玲来过一个短息说想晚上想好好聊聊。童彤回复说:“晚上会去你家,等我,可能会晚点去。”

小蕊一直睡到晚上7点,才起床。睡眼惺忪的来到客厅,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将裙子跟T恤给脱了,就那么大大咧咧的穿着内衣,走了出来,见童彤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看电视,调笑着说:“你还够听话的,也够老实的。”

“不敢不听话,不敢不老实啊,谁让你是可以哥的小姨子呢。”童彤对只穿着内衣小蕊表现得视若无睹,波澜不惊。不过这小女孩的身材还真没得说,玲珑有致,前凸后翘,大腿修长。只是到底还是个小女孩,没有穿那种很性感的内衣。

“那要是我跟我姐夫说你跟我见面不到半个小时就去开了房间,还在里面呆了一个下午,你猜他会怎么想?”小蕊摆了一个性感的姿势。

“那……估计她会送我一套大房子,然后选个良辰吉日把你嫁给我。”

“我才不会嫁给你呢!”

“这是你说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怎么我配不上你吗?”

“不是你配我上我,是我配不上你,我又老又丑又穷,没房子没工作没存款没车没房怎么能够配得上你啊?”

“这还差不多,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混的那么差啊,不知道我姐夫跟我姐姐怎么会想把我介绍给你做女朋友。”

“你问我,我问谁啊。”

“不过你这人长得还顺看,气质也比那些个小混混强一点。你别骗我,你到底是吃哪一路的。”

“我真没骗你,真是吃软饭的,牙口不好,哪一路都咬不动。”

“你就骗我吧。”小蕊扭头进了卫生间去洗澡。

刚出浴的小蕊很是清爽,水嫩的肌肤白里透红散发着健康的光泽。脸上没有你们多化妆品的糟践,完全是一个清丽的小女孩。看得童彤都有些痴了。洗完澡的小蕊只裹了一条浴巾来到客厅的大镜子前坐下,拿出手袋里的化妆品,准备往脸上涂抹。

小蕊拿着小瓶的粉底液往手上到,准备往脸上抹的时候,童彤说:“你皮肤这么好,又这么白,为什么还要用粉底啊。再说你姐姐没教过你,刚洗完澡不能化妆,要花也得用爽肤水或者控油水先敷一下脸,收缩下毛孔吗?”

“要你管啊,我看你还真像吃软饭的,女人的事儿懂得还真不少啊。”小蕊瞪了童彤一眼。童彤对她耸了耸肩,笑了一下。

“人家脸上有点雀斑嘛。”小蕊将手上的粉底乳用纸巾擦了,把脸凑到镜子前,看她鼻子两侧那几个很不明显的小雀斑。

“你越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斑就会越多,你现在也不明显嘛,我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真的吗?”

“真的。”

“别骗我啊。”

“我不骗谁也会骗你啊。”

“什么?”

“哈,真的看不出来的。”

小蕊最后收起了,那些化妆品,没有往脸上抹。

“七点多了,晚饭想吃什么?”

“我怕胖,晚上不吃饭。你找个没人的路教我学开车吧。”

“当官不差饿兵啊,我是饿了,晚上不吃东西对胃不好,咱们不胡吃海塞,就一起去吃点软饭吧。”

“呵呵,一起吃点软饭,也行。”接着小蕊站起来,面对童彤,脸上诡笑着说:“猜猜我里面有没有穿内衣呢?”说完作出要解开浴巾的姿势。

童彤站起来,做出要扑上去样子,到了小蕊身边却扭身走开走到门哪里说:“我去大厅等你,你快点穿衣服出来。你以为你是张柏芝啊。”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小蕊望着被关上的门只是楞了一下,并没有生气,只是扭身对着镜子解开浴巾,望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胴体……

“走什么神儿啊,还想学不想学啊。谁给你打的电话,又是哪个小骚货?”教练老杨一把将黑子摔摔在搏击台。

黑子挣扎着起来,对生气的老杨尴尬的笑了笑说:“没事儿,小童的电话,有点累了,抽根烟歇会儿吧,叔儿。”

“才学了三招儿你就累了,我看你小子这两天是弄事儿弄的太多了吧,身体给弄垮了吧。记住那事儿不能天天弄,得知道养精蓄锐。别仗着年轻不知道深浅,记住逼是人家的,身体是自己的。你看你叔儿。”

“哈,叔儿你还是厉害啊。”黑子嘴上应付着老杨,心里却想着心事儿。

他知道加入老可以无疑是一条捷径,但是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老童好像不是很愿意跟着老可以混,但是又觉得跟老童现在进行的这些事儿,自己像个配角一样,随着他人指挥棒再转。而且老童做事情有自己的一套风格和原则,有些计划只是给他透个一句半句的,他也不知道老童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也知道老童是好意,不想让他继续在靠拳头过日子。而且以老童的性子根本没必要去做这些事情也能过的很悠哉,这一切似乎都是为了他在做。但是这样又离自己实现野心差的太远……

黑子重重的抽了一口烟,用力的吐了出去,想把心事随着烟雾给吐出来。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