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莫妮卡性旅程
级别: 侠客
UID: 1707162
精华: 0
发帖: 209
金幣: 1725 個
威望: 207 點
貢獻值: 70 點
邀請幣: 1255 個
在线时间: 55(时)
注册时间: 2021-01-12
楼主  发表于: 05-12

莫妮卡性旅程



第一部 好女莫妮
美丽的绿山城,美丽的莫妮卡。
苗条的身材,清秀的面庞。
还有一双令莫妮卡极为自豪欣赏的美脚。
她特别希望自己的丈夫天天捧着它们亲吻、吮嘬。
可是,杰西就是不肯。
莫妮卡说只要杰西肯吸吮一下她的脚趾,就由着他变着花样肏自己。
杰西可是一个情种,爱莫妮卡爱到没有原则。但是,就是不能说服自己去吸吮自己老婆的脚趾。
于是,更多的亲嘴,让莫妮卡感到乏味。
她对丈夫说:“你这么喜欢我的嘴吗?”
杰西说:“是。”
莫妮卡生气的说:“我的嘴可是喜欢吃阴茎的哦。”
杰西笑着说:“只要你喜欢,吃多少都可以啊。”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
“是真的,只要你愿意就行。”
“那我可找人啦。”莫妮卡心里暗暗高兴。
“找你姑夫吧,他平常总是盯着你,找他肯定成。”杰西早就心中有数了。
莫妮卡的姑夫克鲁伯,对莫妮卡早就是垂涎欲滴了。他最痴迷于莫妮卡的嘴和一对不大不小的乳房。
接到莫妮卡的电话,克鲁伯有点懵。送到嘴边的香肉怎么着也得吞下去啊。
克鲁伯满口应承着,并提出只能安排在自己的家里。
莫妮卡知道他是想借此机会多肏一次而已。
和杰西结婚前,克鲁伯就熊抱过莫妮卡几次,每次都是长长地亲嘴。
那时,莫妮卡才7岁。觉得和姑夫亲嘴时很开心。
每当家里没人时,克鲁伯就悄悄溜进莫妮卡的屋里。不管莫妮卡在干什么,他都会一把抱起莫妮卡,亲嘴,亲嘴,长长地亲嘴。亲得莫妮卡开心极了。
终于有一天,克鲁伯抱着莫妮卡亲嘴。忽然感到莫妮卡的嘴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莫妮卡的情窦被这种偷偷摸摸的亲热爱抚给挑开了,激活了,萌发了。
莫妮卡只觉得身体内一股热流从下腹直冲两个乳头尖。她本能的一收缩,更加抱紧了克鲁伯。
克鲁伯还在用力地亲着莫妮卡的嘴。猛然,莫妮卡的舌头挤进了他的口腔。
这是女人发骚的信号,一个7岁的小女孩开始发情犯骚了。
克鲁伯心里好生激动,大半年的冒险偷袭终于生效了。
他知道,小女孩家的初情很不稳定,必须趁热打铁。
他一口叼嘬住莫妮卡侵袭到他嘴里的小嫩舌,不再放它回去。轻咬、细嚼、浑吞。只把个莫妮卡挑扥得堪堪欲泄。
克鲁伯用右手臂更加抱紧了莫妮卡,左手便溜进了莫妮卡的裙里。
很快,莫妮卡的阴户便由着克鲁伯的手指肆意蹂躏的翻弄拨撩拨了。
舌头的引拽、阴户的痒摩,让莫妮卡发出了第一声呻吟。
克鲁伯用力一嘬莫妮卡的舌头,莫妮卡不由自主地探身一挺,感觉自己的上半身被淘空了一般。而下半身顿感极度空虚,一种渴望被填充的欲望油然而生。
莫妮卡期盼着游离在自己阴户上的手指快些进来。“嗯……”
听到莫妮卡第一声的呻吟,已经让克鲁伯激动不已了。现在,莫妮卡又发出了第一声淫唱。克鲁伯热血沸腾了,大拇指荷着莫妮卡阴户中流淌出的清汤细水,一下子顶进莫妮卡的阴道中。
没有寻常女子初次破处的动静,莫妮卡静静地“呃”了一声,全身酥软地伏靠在姑夫的身上,开始了全面的接受。
当第二根手指直插进莫妮卡的阴道里时,真正的呻吟声长久地出现在了克鲁伯的耳边。
为了永久控制住莫妮卡的身体,克鲁伯一狠心,插进了第三根手指。他的大粗手指根根像个小萝卜,攥钻得莫妮卡更加的唏嘘不已。
由于莫妮卡的舌头被克鲁伯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嘴里,莫妮卡身体的全部指令都将服从于他了。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十一岁的莫妮卡已经长开了苞芽。克鲁伯已经可以随便地摆弄莫妮卡了。亲嘴是保留节目,抠阴是延续项目。莫妮卡已经可以轻松地承受姑夫三根手指连续一个小时的不间断的八方抠挖。
今天,已经连续抠挖了三个小时。而且是连续三天了。
莫妮卡还在为三天前的破纪录而兴奋着。不知不觉中,姑夫已经开始加插第四根手指了。没有什么奇特的动静。莫妮卡平静地接纳了姑夫全部手指钻插。
“莫妮卡,你真可爱。”
听到来自男人的第一次赞许,莫妮卡痴迷了。
胸前隆凸的乳房,一起一伏。终于引的姑夫对它们的注视。
第一次,莫妮卡赤裸全身地躺在姑夫面前。这是一个发育良好的小鸡,克鲁伯觉得可以开肏了。已经被抠挖了四个小时的阴道,已经被抠挖了近四年的阴道。姑夫硕大的阴茎轻而易举地插进了莫妮卡的身体里。
“我们相连了,我们相爱了,我们是夫妻了。”
听着莫妮卡稚气的话语,克鲁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呃,阴茎进到了我的身体里,从此我就是你的人了。”
“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里了,从此你就是我的人了。”
“喔,我的子宫是你的了,”其实,莫妮卡还不懂得什么是子宫。
“快,射进我的子宫里面吧。”
“哦,你这个下贱的小婊子,我要肏死你。”
“嗯,我就是下贱的小婊子,肏死我吧。”
“莫妮卡,你真是一个天生的骚屄烂货,天生让男人奸的妓女。”
极度的兴奋,让克鲁伯的龟头进抵在莫妮卡的子宫口边。
“莫妮卡听不懂姑夫说到话,只是莫妮卡愿意让男人奸。”
“噢,爱死你了。”
这个莫妮卡听懂了。明白了男人就是这样爱女人的。
莫妮卡记住了,挨肏,是女人最大的幸福。
喜欢肏女人的男人,都是因为爱女人。
莫妮卡喜欢被男人爱,所以,喜欢被男人肏。
莫妮卡励志要成为姑夫说的让男人奸肏不够的妓女。
抠阴渐渐取消了。肏屄渐渐延长了。
一边肏,一边亲嘴,莫妮卡觉得很开心。
奸肏发生在任何时候,任何角落。
明明父母就在厨房做饭,姑夫就能进屋捉住莫妮卡。
一肏就是半个钟头。很快就是一个小时。
肏得莫妮卡呻吟不止,奸的莫妮卡淫声不断。
今天晚上,姑夫没有走。
父母早已熟睡,姑夫还在莫妮卡的床上。再熟悉不过的阴茎了,再明了不过的动作了,再喜欢不过的姑夫了。整整一夜,姑夫的阴茎在莫妮卡的阴道里抽插、射精。休息、勃起、抽插、射精……。
姑夫爱莫妮卡,莫妮卡爱姑夫。
姑夫成了家中得常客,姑夫成了家中的一员。
莫妮卡的父母对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两人不能结婚。莫妮卡做为姑夫的性器,有义务爱护好她,有责任负责她的一生。
由于莫妮卡生下来就被告知,只能存活七年。除非有个雄性肏开她的子宫。
一个七岁的小女娃,怎么会有男人喜欢肏。
他们发现了克鲁伯的行为,喜出望外。觉得莫妮卡有救了。
可是,他们的大姐夫并没有立即开肏莫妮卡,这让他们很担心。
从她俩人第一次亲嘴,到第一次接吻,他们等了三年。
从她俩个第一次接吻,到第一次抠阴,他们等了三个月。
从她俩儿第一次抠阴,到第一次肏屄,他们又苦苦等了三个年头。
一切都不能说破,一切都恰到好处。
肏屄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还好,看着莫妮卡的生命力还再延续。
既是摊牌也是托付。
已经肏了三个月了,可以明说了。
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肏开莫妮卡的子宫。挽救她的生命。
每天至少都要肏三次,每次不能少于三个钟头。这是一个来自草原的老神医的偏方。
克鲁伯有些抓狂了,天上掉下一块香肉,被他吞进嘴里了。
二话不说,立刻起身冲进莫妮卡的屋里。
莫妮卡正要出门去上学,见姑夫急匆匆地闯进门来,以为有什么急事。
“宝啊,你就是我的急事啊。”
莫妮卡的书包被姑夫除下,身上几件简单的衣裙被扒掉。
克鲁伯第一次脱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裤,从此可以光明正大地、光鲜亮丽地,名正言顺地奸肏起于莫妮卡了。
想起这么多年来的偷偷摸摸,自己像个偷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莫妮卡啊,你就是个仙女,我也要把你肏死!”
莫妮卡不知道今天姑夫这是怎么啦,还在担心自己上学迟到的事。
她以为让姑夫肏一会儿也就行了,没想到姑夫一肏起来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了。
眼看中午时分了,从8点钟肏到12点,已经四个钟头了。
肏屄还在继续,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姑夫压着莫妮卡,阴茎插在阴道。时间已到傍晚7点。
11岁的莫妮卡,被31岁的姑夫,连续肏了11个钟头的屄屄。
克鲁伯不许莫妮卡起来,自己来到莫妮卡父母的房间。
饭菜、烧酒早就准备好了。
克鲁伯吃饱喝足,已是晚上10点了。
回到莫妮卡的屋里,看见莫妮卡果然还在乖乖地躺在床上。
她的书包还在地上扔着,说明没有人进来过。
克鲁伯心中大爽,对莫妮卡开始大抠狂挖。这样能够让莫妮卡的阴道开度再大一些。
毕竟只是个11岁的小女孩,骨缝还在闭合期。只凭一个肉棍,还不能完全主宰一切。
莫妮卡的子宫像个淘气的孩子,始终不把开口对准他的龟头。
肏了一天,克鲁伯都没有摸到莫妮卡的子宫口。
其实,莫妮卡的阴道已经被他的大鸡巴肏得足够开度了。
姑夫的一只大手已经可以轻松地全部进到莫妮卡的阴道中了。
姑夫的手在自己的身体里翻腾着,像是在找什么。
莫妮卡不解地问:“姑夫你在找什么呢?”
“我在找宝贝。”
“我不就是你的宝贝嘛。”
“喔,莫妮卡乖,你就是姑夫的好宝贝。”
“那你还要找什么宝贝哪。”
克鲁伯不愿让莫妮卡伤心,便停止了手。“是啊,我就要莫妮卡这个宝贝了。”
“嗯,好姑夫,手不要停,莫妮卡想要姑夫继续在莫妮卡的身子里找宝贝。”
克鲁伯知道莫妮卡已经开始发情犯骚了。
别看莫妮卡现在只有11岁,三年多的奸淫,已经让她从幼女变成了性女。三个多月的奸肏,又让莫妮卡从性女变成了骚女。
“你真是个犯贱的小婊子。”克鲁伯轻声细语地赞许着莫妮卡。
“嗯,好姑夫,快点,再动得快点。就这样,嗯,嗯,啊。”
克鲁伯的手在莫妮卡的阴道里开始加速扭转。
看到莫妮卡如此陶醉,小脸颊开始泛起微微孕红。
这是子宫苏醒的信号,我说怎么刚才这么翻腾也没有找到它哪。
克鲁伯一边扭转着插在莫妮卡阴道中的手,一边开始再用力向莫妮卡的阴道深处攥进。
“好姑夫,莫妮卡爱你!”
这是莫妮卡由衷的心声,这是彻底地被征服的归顺,这是一个妻子向丈夫表示全身心地接纳,更是一个请求受孕的信号。
克鲁伯终于摸到莫妮卡已经开始变大的子宫了。
男人肏女人,不一定会让女人的身体产生变化。顶多是男人过了一下鸡巴瘾。
只有当这个挨肏的女人,对肏她的男人钟爱时,女人的身体会发生瞬间巨大的变化。
11岁的莫妮卡,思想意识上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可是她的身体已经被他的姑夫开发出来了。已经是一个可以受孕的母体了。
莫妮卡的子宫已经被姑夫牢牢地控制在手里了,并已经开始用手指攻击子宫口了。
莫妮卡只觉得自己的腹内就像被人揪空了一样,看着姑夫一脸兴奋和得意的样子。
“你终于找到你想要的宝贝啦。”
“嗯,找到了。”
“你喜欢吗?”
“喜欢。”
“哦,那它就是你的了。”
“好,那就归我了。”
“嗯,好的。莫妮卡身上所有的宝贝都是姑夫的。”
“对,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了。”
说着,一根已经抵在子宫口上的手指,轻轻一攥,滑滑地插进了莫妮卡的子宫内。
“莫妮卡,我的宝贝,我会让你幸福的。”
“莫妮卡听姑夫的,我只要姑夫爱莫妮卡。”
子宫里的手指,已经成为莫妮卡身体灵魂的主宰。
齐根插进子宫的手指开始挑动、挥舞。牵引着莫妮卡身体里全部的性器官开始了萌动的响应。透过莫妮卡肚皮的表面,可以看到凸起的雪梨状物。
“好姑夫,你爱莫妮卡吗?”
“爱。”
“好姑夫,莫妮卡是你的宝贝吗?”
“是。”
“好姑夫,那莫妮卡的宝贝是什么?”
“子宫。”
“哦,是莫妮卡的子宫啊。”
“怎么?”
“莫妮卡的子宫早已经是姑夫的啦。”
“嗯。”
“莫妮卡爱姑夫。”
“好。”
“莫妮卡的宝贝就是好姑夫啊。”
“你真是个乖俏的好宝贝啊。”
“嗯,莫妮卡能做姑夫的乖媳妇吗?”
“不行啊,你父母不同意的。”
“那怎么办呢?”
“没有什么好办法的,”
“那就让莫妮卡做姑夫的乖婊子吧。”
“好乖的莫妮卡,真听话。”
“好姑夫,你继续玩莫妮卡吧。莫妮卡要先睡了。”
克鲁伯点点头,现在已经深夜4点了。
经过六个钟头的连续抠挖,终于攻取了莫妮卡的子宫。
经过17个小时的蹂躏,11岁的莫妮卡在甜蜜中熟睡了。
蹂躏还在继续,莫妮卡的子宫还在受虐。
此时的姑夫已经变成了深夜恶魔,禽兽一般地继续糟蹋着一个已毫无知觉的小女孩。
他以为莫妮卡是睡着了,其实,莫妮卡是昏死过去了。
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对莫妮卡进行了第一次的奸尸。
由于没有莫妮卡的挣扎,第二根手指也顺利地插进了莫妮卡的子宫。
两根手指的撑力,让姑夫的其余三指挨个地钻进了莫妮卡的子宫。
天亮时分,克鲁伯的整只手,已经可以在莫妮卡的子宫里畅耍肆虐了。
第二天早上8点钟,克鲁伯准时地爬压在还在“熟睡”中的莫妮卡的身上,开始了新的一天的肏屄。
“熟睡”的莫妮卡,阴关无阻。阴茎全力开进,悉数挤满了莫妮卡阴道的每一缝空间。
“酣醉”的子宫,颈口大敞,龟头随便卡入,膨胀充斥了莫妮卡子宫的每一处角落。
真正的尸奸,在没人知晓的状态下,一连进行了七天。
莫妮卡的确已经产生了孕红,本来可以受孕了。但是由于她进入了昏死状态,卵巢里无法生成成卵。
克鲁伯喜欢肏着不说话的莫妮卡,静静地肏着,可以把莫妮卡摆布成各种姿势。
当时的克鲁伯只知道亲嘴,肏屄。还不晓得还有口交,插肛,3P一说哪。
已经半个月过去了。莫妮卡就这样被姑夫奸尸了十五天了。
看到克鲁伯这么喜欢莫妮卡的尸体,他们心中泛酸。
就让他这么继续肏下去吧。莫妮卡的父母无奈地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莫妮卡学校的老师来了,这才暂时停下了奸肏的工程。
看到“熟睡”中的莫妮卡,气色红润,身体柔软,面容姣好,十分满足的样子。
看到休学通知的克鲁伯,责怪自己下手是不是太重了。但是,他受到了表彰和奖励。
如果不嫌弃莫妮卡,奸尸可以继续。
二年的时间,克鲁伯足不出户,衣不上身。全身心地投入奸肏莫妮卡的任务中。
只有每日不短地奸肏莫妮卡的子宫,才能让莫妮卡度过这个生命的关卡。
莫妮卡越来越好看了,虽然一直在含笑的“熟睡”着。但是,她的身体也在成长着。
这让克鲁伯越肏越喜欢,越肏越上瘾,越肏越爱她。
莫妮卡已经十三了。在姑夫精心奸肏下,安全地熟睡了两年了。
突然生命的征兆出现衰减的信号。本来已经松弛的子宫忽然紧闭,任凭克鲁伯怎样用力再也无法进入莫妮卡的子宫了。维系莫妮卡生命的最紧要的子宫,不能得到雄性精液的滋补了。
一定要救活莫妮卡,她可是一具最美妙的性器啊。
克鲁伯决定冒一次险。
看着早已衰衰欲倒的他们,克鲁伯决定携带着熟睡的莫妮卡去东方草原寻找神医。

第二部  淫女莫妮卡
秋天的草原,一片青绿。
看着“熟睡”的莫妮卡,瓦格尔(杰西的祖父)摇摇头。
“这个小女,只能好活到7岁。7岁之后便是个淫活。14岁之后便成了骚活。20岁之后便为贱活。一生注定要为男人奸肏。尤其是她的俏嘴,应该是一个吸引众多阴茎们快活的地方。而且,她还要为普天下的中外男人们生养出一个,举世无双的,令天下男人们极度痴迷的一个小型雌体开心性器。”
“这么好的一个母体,不该就这样被废弃了。你很尽心,却不得法。你去吧,休息一下,三天后再来我这里。”
“人留下!”瓦格尔命令他的一个助手,将莫妮卡从克鲁伯的手里接抱走了。
“先泡三天!”
克鲁伯心疼地看着莫妮卡被瓦格尔的助手麻利地剥光了衣服,转身走到帐篷外去了。
“放心吧。”瓦格尔安慰着克鲁伯。
“这个淫货一定让你破费了不少精力吧。”
“是的,我从她7岁时开始玩弄,等她到了11岁才开始奸肏,总共也没几年啊。”
“足够啦,从今往后,你一个人已经肏不动她了。你只能肏她到骚活期结束。等她进入贱活期时,每天最少需要8根阴茎的奸肏。尤其是她的俏嘴,要承接很多的阴茎,精液,和其它的液体,固体。”
克鲁伯没有听懂。只能等到三天以后了。
整整800天后,自己的阴茎第一次孤单地独自睡在莫妮卡的阴道之外了。
莫妮卡被泡在鱼塘里,成群的卵鱼钻进了莫妮卡的阴道,喷射出亿兆的雌卵,从而激活了莫妮卡的子宫雌体。大量的雌卵进到莫妮卡的卵巢,它们要引导莫妮卡排出一粒奇异的小卵,制造出日后的一个开心性器小安吉莉娅。
克鲁伯来了,瓦格尔让他躺下,把莫妮卡放压在他的身上。
“你把她弄醒。”瓦格尔命令助手。
只见他的助手上来分开莫妮卡的双腿,用舌头一舔莫妮卡的屁眼。
莫妮卡一下子惊醒了。
莫妮卡紧紧地搂抱着姑夫,也不敢回头看。克鲁伯一边抚慰着莫妮卡的后背,一边和瓦格尔说着话。
“神医啊,你看她的身体可行吗?”
瓦格尔的手早就在莫妮卡的阴道里开始胡乱地抠挖起来了。
“太理想了,此小女子的阴道口太紧促了,这样完全可以包含住阳精之气。只是这样摸不到子宫,不好确定孕房的位置。”
其实,瓦格尔心说,这个小婊子的小屄肏着一定过瘾。
说着,他用另一只手从后面掏握住莫妮卡的一只乳房,使劲攥揉的几下。
莫妮卡立刻觉得浑身麻酥酥地,早已泛滥的阴户更加地泛出了一股淫液。
瓦格尔的手看似是随意地摩挲着莫妮卡的乳房,其实,他有意地将手指缝隙分开。将莫妮卡的奶头夹挤在指间搓动着,莫妮卡的乳房立刻被奶头的刺激而兴奋地膨胀起来了。
这是和姑夫从未有过的玩法。莫妮卡这下相信姑夫是给自己找来了一个懂自己身体的神医。
莫妮卡身体的变化,自然逃不出瓦格尔的体察。尤其是他的手还在莫妮卡的阴道里,所以,莫妮卡身体上发生的任何细微变化,都会从身体内部传导给他的。
莫妮卡虽然依旧趴在姑夫的身上,可是,紧搂着姑夫的双臂开始松弛下来了。
瓦格尔开始加快对莫妮卡左乳的攻势,并在几个指间中交替挤滚莫妮卡的小乳头。
莫妮卡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了,克鲁伯有些不解,但是很高兴。因为,他觉得莫妮卡是在发情的前兆。
从自己第一次奸肏她,克鲁伯就没有见过莫妮卡这个样子。看来,神医就是有办法啊。
莫妮卡的右乳被激动的姑夫握在了手里,只是在乏味地抓捏着,像是在挤牛奶。莫妮卡开始抬动起右肩,似乎是想将右边的乳房挣脱出来。她太渴望雨露滋润的平衡了。
瓦格尔看得是清清楚楚,不能让女人全部的满足,这样是延长女人发情以至发骚发浪的关键手段。
越是这样的不平衡,越会使莫妮卡痴魔于他,最终会因此成为最下贱的性交奴。
“老哥啊,这个骚货叫什么名字啊?”
“哦,叫莫妮卡,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老哥,我要知道名字好配药啊。”
“嗯,我叫莫妮卡。”莫妮卡强忍着骚情,微微回侧过头。
这一声,听得瓦格尔心花怒放。他知道莫妮卡要发骚了。
“哦,真是好听的名字,今年多大了。”说着,手指用力一夹莫妮卡的乳头。
“13啊啦。”莫妮卡被激得不由自禁了。
“喜欢做爱吗?”莫妮卡被问得又羞又动情。
“喜欢。”
“真的喜欢?”
莫妮卡更加羞红了双颊。“真……真的喜欢嗯……嗯啊……啊。”
莫妮卡身子忽然瘫软地趴伏在姑夫的身上。
瓦格尔一边继续用指尖快速地压揉着莫妮卡的阴蒂,一边继续问道“现在喜欢吗?”
莫妮卡被阴蒂刺激地,身体早就乱扭起来。“喜欢……现在……喜欢……嗯……啊……要。”
看着被挑逗的发骚的莫妮卡,克鲁伯抱住莫妮卡胡乱地亲吻着。
瓦格尔趁机抽出揉搓莫妮卡乳房的那只手来,与另一只手合力攻击起莫妮卡的阴部要点。
乳房的空虚被充实的阴户取代了。看着他俩笨拙的亲法,瓦格尔心中暗笑。男人主动亲女人,女人的嘴便是在应付。
而诱使女人主动来亲男人,那时女人的嘴便什么都会含在嘴里的。
“老哥,你今年多大啦?”
“我33岁啦,有点力不从心了,老神医你哪?”
“嘿嘿,我71了。”
“那你可真棒啊,你要是能让我的侄女怀孕的话,我们家可就是有了神仙种啦。”
听的出,克鲁伯是打算出让屄丘了。
“那怎好说呢,莫妮卡可是你家的亲侄女哟。”
“没事的,我和莫妮卡都同意,你老就做她的身体丈夫。”
“这怕不妥吧,还不知道我们莫妮卡愿意不愿意哪。”
在狂颤不已的阴蒂促催下,莫妮卡完整地听到了这一卖屄契约的确立。
不用征求自己的同意,不管自己的死活,莫妮卡就这样被贱卖出去了。
当她得知自己的肏夫业已71了,不禁哀叹起自己的委屈。如此年轻的胴体,前落姑夫怀抱,后归老肏夫跨下,即使受孕也无青春胎气。
莫妮卡即拗不过疼爱自己的姑夫,也不敢得罪如此手段的肏夫。
“我愿意,我要怀孕,我想要了。”莫妮卡开始喃喃自语。
“现在就要么?我的小嫩屄屄?”
“嗯,现在就要。”
伴随着阵阵呻吟,莫妮卡的意识开始模糊了。一根老天拔地的干精大阴茎,深深地插进了莫妮卡那紧箍的阴道口。
虽然总是半边的乳房在兴奋,那也让莫妮卡很快忘记了苦楚的哀怨。扭动着小屁股,迎合着那根71年的老人参的奸肏。
莫妮卡的乳房是在乖乖地听着瓦格尔的话,而莫妮卡的阴道却自作主张地将那根老阴茎扣留在自己的身体里。
已经四、五的钟头了,瓦格尔的阴茎还在被莫妮卡的阴道紧紧地箍锁着,嘬吸着,牵引着不断地向子宫里紧缚着。
莫妮卡真是个吸精的妖怪,人早就昏睡很久了,小屄屄依然紧抿着不放阴茎出去。
任凭两人将她的双乳揉爆,莫妮卡只是昏睡不醒。
克鲁伯只好先起身去睡了,留下瓦格尔一个跨骑在莫妮卡的屁股上,随着莫妮卡阴道的嘬吮,推送着早已疲惫不堪的阴茎。
第二天,莫妮卡醒了。发现自己被人压在床上动弹不得,于是,急忙来叫醒姑夫,才知道是自己的老肏夫。
老东西睡的很香沉,莫妮卡把他推醒了。“哎,老奸夫,让我起来,该去做吃饭啦。”
这时,三人才发现莫妮卡的锁屄,牵引了一夜,竟然把瓦格尔的龟头吸卡进了莫妮卡的子宫里面了。
莫妮卡和瓦格尔彻底粘连在一起了。俩人像一条四条腿的怪物,同步走在各个屋里。
莫妮卡到厨房做饭,瓦格尔闲着无聊,开始把玩她的双乳,结果把莫妮卡玩的灵魂出窍,又腿软,又不能坐下。
“我的好肏夫,让我把饭做好了再玩好吗?”
莫妮卡主动地回过头来亲吻着瓦格尔。
“我又跑不掉,你随时都摸奶的。”
“那你可要乖呦。”
“嗯,我乖。啊!”
原来,莫妮卡下腹一使劲,挤促得嗑在子宫的龟头受到攥压。瓦格尔的一股浓精喷薄而出,激得莫妮卡浑身一烫。
“舒服吗?小贱屄。”瓦格尔在激动之余,又开始蹂躏起莫妮卡的乳房。
“舒服,小贱屄可舒服了。嗯……我还要,多多的要。我的好奸夫,我的亲肏夫,你是我永远的丈夫,嗯……不嘛,你是近在咫尺的鸡巴,你是小贱屄的寸夫,快肏我,肏死我这个小贱屄吧。”
莫妮卡再也不能自己了,她开始发贱了。她开始用嘴拼命地踅摸自己连体丈夫的嘴,而得到的只是伸进她嘴里乱搅动几根手指。
精液早已射完,可是莫妮卡依旧失禁地犯着贱。
原来,是瓦格尔在玩着她的阴蒂。引得子宫不断自缩,从而使子宫里面龟头不战而胜。
瓦格尔静静地看着发着贱骚的莫妮卡在扭动着身体。近乎于残忍,一手玩乳,一手玩阴蒂。双重的刺激,让莫妮卡彻底地缩固了子宫。龟头的力量,被莫妮卡自己放大到了极限。
看着已经堪堪欲死的莫妮卡,瓦格尔突发虐暴。大射其精,肏得莫妮卡死去活来,痛不欲生。
等到晚上被牵拖到床上的莫妮卡,已经近乎崩溃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他身体的重压,莫妮卡晕死过去了。
看着晕死过去的莫妮卡,瓦格尔心里又开始盘算起新的虐待。
第二天,克鲁伯看到两人未出屋。又过了一天,两人还是没有动静。
第三天,克鲁伯怕有不测,便悄悄来到两人的屋门前。屋里似乎传来莫妮卡的闷声唉嚎。
“没事吧?”
“没事,老哥,放心吧。”里屋传出瓦格尔的回答。莫妮卡的闷吟也没有了。
第七天,克鲁伯实在忍不住了。打开了门,屋里只有莫妮卡一个人静静地躺着。
瓦格尔看着连体心爱的莫妮卡,狠一狠心,开始了对她的肉体攻击。
他把莫妮卡的双臂背好塞填在两个人中间,把她的左右手的中指牵插进她自己的肛门里。然后再用力地挤肏着。
莫妮卡的双手被压在臀部上,两根玉指随着瓦格尔的冲肏而助肏着自己的屁眼。
等到第四天,莫妮卡的肛门已经把她自己手指锁死了。
莫妮卡的双手被自缚住,更是由着瓦格尔肆意暴虐了。
当第五天被肏死过几回的莫妮卡醒来,哀求地亲吻着瓦格尔的嘴。
瓦格尔开始强力地嘬出莫妮卡的舌头。
然后,用腹部用力压迫莫妮卡锁在肛门里的双手指。
然后,开始狂肏莫妮卡。
伤苦欲绝的莫妮卡在第六天醒来,发觉自己的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咽嗓已变得空洞,牙齿也变小了,哽嗓部已经变成了阴道一般的通畅。
第七天,莫妮卡醒来,发觉瓦格尔已经被自己的子宫吸没了。
屁股和阴道通体穿透了。
莫妮卡被改造成了一具彻底的性器了。
莫妮卡怀孕了,瓦格尔变成了一粒精子,进入了她的卵巢。
克鲁伯准备带莫妮卡回去,却被当地的牧场主扣下,要莫妮卡为失踪的老神医还债。
克鲁伯没有办法,只能同意让莫妮卡以身还债,为期一年。
前来索债的牧场主奥哈里,是个大黑胖子(奎科林的祖父)。莫妮卡被他整宿地奸肏。
他出远门后,他的一群婆娘便把莫妮卡绑在槽木上,让一群猪肏而发情。
等牧场主奥哈里回来时,莫妮卡已被种猪霸为己有。
只是因为爱肏大肚子的莫妮卡,牧场主不惜与猪夺爱。就这样人奸猪肏的,莫妮卡在猪圈里产下了猪精浸泡足了的人种,瓦格尔的淫种,小安吉莉娅。
产后即被种猪肏得做上了猪胎,十足的猪精猪种。四个月后,莫妮卡在牧场主的昼夜奸肏下,产下了第一窝小猪仔。莫妮卡的奶水被种猪霸吸了,生下的十只小猪仔,当即便被他的几个老婆们分蒸着吃了。
莫妮卡已是自顾不暇,不知小安吉莉娅的命运如何。直到有一天,莫妮卡被种猪肏了整整一夜后。种猪的亲嫡猪娘,才同意让小安吉莉娅同圈吃奶。
为了让小安吉莉娅吃到足够的奶,莫妮卡只好偷偷去到其它公猪的跨下,让其奸肏一下。以博得它的同情,令它的猪婆喂给小安吉莉娅奶吃。很快,莫妮卡就被肏怀胎了。
这一次可是要命,种猪那一宿,让莫妮卡做了十个胎。莫妮卡又通奸了四只强猪。虽然,它们不如种猪力大精多。却也正值中道,又是送上门的便宜。于是,各个都用足了气力。把个莫妮卡肏得死去活来。有做七胎的,有做九胎的,竟有一个超级发挥做了十一胎。
那只最有心眼、也最坏的那头大黑猪。他是种猪的嫡叔,和牧场主的二老婆有奸情。莫妮卡前来求肏得时候,它先肏得莫妮卡昏天黑地、七死八活的。一泡精尽,才做了三个胎。它扣住莫妮卡不让走,一会再肏一次,再做三、四个胎。半天的功夫肏了七次,总共种了二十三胎。
莫妮卡揣了六十个猪胎,一周后的肚子便超过了上次的满四月大。喜得牧场主开心异常,天天都能肏到莫妮卡的大肚子,恨得种猪直撕咬莫妮卡的双乳。莫妮卡是出门被种猪肏,回屋被牧场主肏,一刻也不得空闲。
下崽那天,牧场主邀来众多牧场主,亲尝乳猪宴。并要求每位牧场主带一头最强的种猪来比赛,看那头猪能肏得莫妮卡最长,做胎最多。
十八头种猪各个强壮,十八个牧场主人人逞强。
种猪猛肏莫妮卡的屄,它的主人则狂肏莫妮卡的嘴。
人喊猪叫,急插强灌。每头种猪都在莫妮卡的肚子里做下不止十五胎,最多的一只是八百公斤的大灌猪。它把莫妮卡裹压在身下,一挺一射,一泡一胎。一共七十五挺,一百十三泡。它的主人是三百公斤的大肥块,粗大而长得阴茎,直插莫妮卡的咽喉深颈。与猪同射,还多十泡。
其实,当大灌猪肏上莫妮卡时,前面已经有八头猪肏过了。莫妮卡的肚子里已经做了一百三十多胎了。当大灌猪被牵上场时,莫妮卡已经快不行了,肚子早就微微凸起了。当大灌猪挺射三十多下得时候,莫妮卡实在支撑不住了。当它的主人在莫妮卡的咽嗓注入四十五注浓精的时候,莫妮卡泄软了身子。如烂泥一般,静静地承受着奸肏了。
整整四百胎,人们惊呼不已。所有的种猪都累倒了,它们的主人也都困乏了。而莫妮卡已是气若游丝,肚大如锅。屄口满浆,嘴角冒精。当她的主人最后上来奸肏她时。莫妮卡已是不省人事了。
这让主人更加饶有兴致地奸肏起来。
四个月后,牧场来了上千人,都是前来参加产崽大食会的。
人们守在莫妮卡的大肚子周围,一边把阴茎插进她的嘴里,一边用手拨动着她的阴蒂。第一只小猪崽冒头了,几只大手边迫不及待地把它拽了出来,又是一只……。莫妮卡的阴道前人头攒动,莫妮卡的头前阴茎林立。上面是阴茎们挤着往她的嘴里面插送。下面是手指们抠挖着从她的阴道里拉拽。
每分钟都有一根新的阴茎插进莫妮卡的嘴里,每一刻都有一只小猪崽从莫妮卡的阴道中拽出。后来,急不可耐的阴茎们两根两根地插进莫妮卡的口腔。几只大手交替着伸进莫妮卡的阴道,从子宫口拉出猪崽。
五分钟才能产下一个猪崽,而一分钟就有一泡精液灌进莫妮卡的咽喉。
一小时产12崽,十小时产120崽,33.3小时产400崽,36个小时,莫妮卡在产下432个猪崽后,饱饮2160泡精液(很多两次、三次的射精)。刚要合眼休息,男人的阴茎们又开始了阴道攻击。
每根阴茎都可以轻易地插进莫妮卡的子宫,人猪交替地肏着莫妮卡。猪先做胎,人再捅实。百猪千人的轮番大肏,把个十三岁的莫妮卡彻底地变成了母猪婊子。四个月后,莫妮卡产下了千头猪崽。用时一年,莫妮卡不但替瓦格尔偿还了那五十元的债,还带回了瓦格尔精种,被群猪养大的安吉莉娅。莫妮卡的身体也被开发成了绝妙的胴体,又供牧场主肏了三个月。
等到克鲁伯接她回家时,已经过了一年半了。莫妮卡已经是15岁了。
白天,莫妮卡上学。过着紧张的学习生活。是一种群体的快乐。
放学回家,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脱光了身子,等着姑夫的性爱。享受着唯独的幸福。
晚上,莫妮卡必须等到姑姑的鼾声如雷时,才能等到姑夫进屋上床。由着姑夫奸睡一宿。
由于父母早早的去世,莫妮卡寄养在姑夫家中。姑姑又是一个混粗鄙陋的莽妇,因此,莫妮卡的床上就是克鲁伯的肏场。五年间,几乎是天天都被奸,日日都挨肏。
由于是差辈分,克鲁伯不能住在莫妮卡的屋里。但是,一日一肏是必须的。就算是莫妮卡月经的时候也不能中断。尤其是当他喝醉酒后,莫妮卡必是被他整夜整夜地揉搓。他对莫妮卡始终兴趣不减,随着莫妮卡身体的日益成熟,克鲁伯对莫妮卡的奸肏更是变本加厉了。
只要莫妮卡出现在眼前,克鲁伯的阴茎必是硬挺着。不要说,莫妮卡要把阴茎消了肿才能离开。他变得越来越缠人了,只要想起莫妮卡,阴茎就涨到不能行走了。
莫妮卡为他消肿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每次,克鲁伯的龟头都咬在莫妮卡的子宫里,由莫妮卡将子宫一缩一缩地为他消肿。
由于他不再能够射精,于是,消肿变得很是漫长。还好,莫妮卡每次都很耐心。一边用力地收缩子宫,让在里面的龟头得到慰藉。一边亲吻着姑夫,鼓励他发泄,每次都得七、八个钟头。
克鲁伯的龟头满撑在莫妮卡的子宫里面,倒卡着子宫口,弄的莫妮卡将身体挂在他得淫棍上,无所适从。
“莫妮卡,你去嫁人吧。”克鲁伯有些受不了这见挺之苦。
莫妮卡摇摇头,继续用力收缩着子宫。
“嫁了吧,以后我每月去看你。”
“不,你每天都要来看我。”莫妮卡开始松口了,但是条件很苛刻。
“那就每周一次吧。”克鲁伯的龟头膨胀了一下。
“好吧,但是你要睡在我那里。必须肏够一个整天。”莫妮卡布置了最后的底线。
“逢年过节时,你还要来家加肏我才行。”莫妮卡真是个执着的淫虫啊。
自从草原回来,莫妮卡的性趣日益高涨。对男人的渴望越来越强。
于是,克鲁伯决定先让莫妮卡取得了合法的婚姻。然后,准备开始她的卖淫生活。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